未曾到来的夏天——忆我的高三生活

发布于 2020-03-10  305 次阅读


近来在和(RBQ)学弟聊天时有被问到我在高三时是什么样子的。我便随手从相册里找了几张照片进行回答。虽然并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情,但每每想到那些事,胸中便会隐隐作痛,好像我,在排斥着「人类的心」一样。罩上磨砂玻璃的记忆,就像在遥远的过去,又好似就在昨天。

因此,写下此文,记录下一些不值一提的生活琐事,待记忆终末之时,再作为参考吧。

2018.7:

梦结束的地方。

在本月的前一段时间,我参加了NOI2018——也是我人生中以正式选手参加的,最后一场OI比赛。

随后,我回到家乡。由于从那时到开学还有一个星期,因此,这个星期,便成了我整个高中期间,最为快乐,也是最为放纵的时光。

我在机房沉迷看番推gal打RA3。偌大的机房,简直成了我的私人网吧。开了一个月的百度网盘会员,疯狂下载以前一直想玩,但却又没有时间的galgame,总共400G的文件,下了整整两天。(反正是学校的电,不心疼)(汝听人言否)

由于一个人玩实在是过于孤独,于是我邀请了曾经的OI战友——wbx同学,陪我一起联机RA3。在某个夏天的上午,电脑被我们两个合伙暴打。我们也有过PvP。记得此前的上次PvP,还是NOIP2017后,wbx和zrc的对战。

在这段时期中,我借到曾和我小学、初中同学,当时年级第一的某学霸的笔记并进行了扫描,尽管这些文件最终也没有用到。值得一提的是,那个人最终去了PKU。

其余的就是初学日语并弃坑,入坑机器学习,沉迷奇奇怪怪的数学书之类的。

「我非常希望最后一刻能在这里结束」......而我停课生活的最后一刻,也要结束了吧。

原本想装一台ITX用来全高配打RA3,结果显卡挡电源,只好作罢。

更换了显卡,结果主板点不亮了。算了,不多说了,从此华擎一生黑。

2018.8, 9:

之后就是高三开学前的军训特训,我被强迫参加。明明和那些竞赛完全失利的败犬不是同一类人。老师的发言,他们的学习精神,高考班的突飞猛进,我的慵懒。形成鲜明对比的同时,点燃的不是危机感,而是负罪感。

不过即使有负罪感,日子还是要过,番还是要看,gal还是要推是吧。

那时我每天上学都带着一台Windows系统的平板,美其名曰方便查阅资料,其实就是用来看番。把书摞成一,平板放在后面,带上蓝牙耳机看番的话,老师完全不会发现。(其实老师根本懒得管)就这样,我硬是凭着自习课的时间,补完了《myself;yourself》,07年三神作(sola,ef,msys)从此补全。

那时,我还在学托福,为了提高大学开学时的英语能力。

石家庄新东方勒泰中心拍出去的街景,暮夏、都市、天际线,勾勒出不一样的感觉。

你说,我们的未来,是否正如这一望无际的天际线一般,辉煌灿烂呢?

同时,我为了某种传承,也可能是因为个人原因(为某次刻意的「rm -rf /*」赎罪?),着手建立新的校内OJ。服务器从最初的树莓派,换成了4415u工控机。平台,题目,一个孤独的OJ。

树莓派服务器,完全体图找不到了,就这样把。

2018.9:

在本月的某一天,我由于受到某老师语言刺激,去窗台外面看了看风景。之后被某前班主任谈人生了一节课。最终的结果是:取消我所拥有的,一切摸鱼权利,让我安心学高考。(虽然这件事情并不能这么简单地结束)

在此之前,我为当时高二的信息学竞赛同学,出了一套模拟水题。在去讲解的那天晚上,我向班主任请了病假。由于失去摸鱼权,我不得不悲壮地承认:「这是我最后一次为你们出模拟赛了」。

某页题解,不过消费验题人就过分了吧qwq

然后联系某竞赛教育机构,卖题恰烂钱,买了一台Miix 710 16G内存的Bug版。到手一看工程样机,基本不可用,只好退货。

2018.10, 11:

十一放假的时候去了一个通航航展,反正我也不用写作业。中秋、音乐、众多现代电风扇(指螺旋桨式飞机),秋天到来。

买了一台新平板,尽管没有序列号,但功能正常能用。至少不会常规手段装不进系统,一装显卡驱动就蓝屏了。

平板,托福作业,mdr1000x。

之后由于学习压力过大(主要是托福作业比较多,且不能不做),我在QQ空间内发布某条消极言论。这条言论不知何故被班主任看到(前班主任回来继续当班主任了,9月时的班主任成了科任老师),加之我前月在窗台看风景的行为,我在一个看似平常的上午被叫到办公室,之后被学校因「轻生倾向」为由停课。

是的,我不愿放弃,因为即使狼狈,即使破碎不堪,那也是我自己走出的人生啊!我从未考虑过自杀,只是在我看来,我选择的学习的重要性,值得与生命相提并论!

可是,某些狭隘的家伙们不这样认为,由于害怕我真的自杀,玷污学校的声誉,便选择对我停课,在一段时间内禁止前往学校。我不知道他们这样做是否正确,可能每个人背后,都有自己的深思熟虑吧。我只知道,这件事情,使得我对这个学校的仅存的好感,消磨殆尽。

只好用所谓的检讨和违心的话语,换取我自己的清白。真的是,可笑呢?

于是我用在家的时间,补完了《狼与香辛料1》。从菜鸟驿站取出之前购入一台的iPod touch 6,谁也想不到,这台设备,将在之后的一段时间里,承担我大多数时间的摸鱼划水。

我被解禁后,仅不到半个月,便参与到NOIP2018的备考。因为我还要补一个省一。

说是备考,其实就是找个理由大摇大摆地去机房摸鱼,毕竟省一对当时的我而言易如探囊取物。当然,人做什么事情,总是喜欢顶上大义名分,摸鱼划水,也不例外。

沉迷官中《爱上火车》,甚至被某信息学教练抓了现形。不过因为是我所以并没有发生什么事情。

补完《恋爱选举巧克力》。可惜啊,我再也没有机会,拥有这样的高中生活了。

当时有学弟问我为什么沉迷补番,我是这样回答的:「我的生活中没有现实感,所以只好去别人的故事里找现实感」。的确,我这样支离破碎的存在,又会有什么现实感呢?

为学弟造题。愚蠢的数据生成器竟占用了如此之多的内存。

在宾馆讲注意事项,并分发蒟蒻果冻。

「上一次来到这里,是什么时候了呢」

「大概还是那些,充满希望的日子吧」

最后一场比赛,最后的晚节不保

2018.12:

平常的高中生活无需赘述。

纷纷扬扬的初冬的雪

模糊了工地与天际线

嬉笑的孩子们啊

你们可曾明白

这份复杂的思绪

大致于一年以前,我是怀着怎样绝望的心情,从这所学校,启程的啊

这份身不由己的命运,又有谁,会切实懂得

(最后一张图摄制于2017年12月,从右边工地便能看出,在2018年12月,这里早已竣工)

前三张图的拍摄设备是什么?当然就是那台iPod touch啦~

时钟塔的天,不知为何会拍这样一张

元旦前夕,由于高三的缘故,并没有举办联欢会。在2018年最后的晚自习上,我怀揣着电子设备,期待着新的明天。

2019.1, 2:

2019年我作出的第一个错误决定就是:回坑碧蓝航线

这77个失智魔方全下去,也没出那两个SSR。于是,瓜游再度证明了我非洲人的本质。(我明明是亚洲人啊啊啊啊)

只不过,大力还是能出奇迹的嘛

看见右边的脚本助手了没?夭寿啦~科技玩家出SSR啦~

献祭一场理综出了这只~当年曾经被常校长捡走的,听说是欧证?

之后便是在日常生活中忙里偷闲沉迷舰B,甚至在上午课间去机房打演习PvP。(课间操?不可能的不存在的这辈子都别想的)

回报竞赛,寒假给高一的讲课(不就是找理由摸鱼划水恰烂钱)

由于高三寒假强制自习,班主任也不在,加之期末考试的夭寿成绩使我异常嚣张,于是在考试后讲题的某天下午,我再次将平板带到学校:

能看到我?不重要,反正我这种奇形怪状的死宅没有人会在乎的吧。

寒假自习,别人复习高考写作业,我颓组合数学。

(于是色多项式出现在了给高一同学的第二场比赛里?)

当然,碧蓝航线不能少~

讲课骗的钱加上自己原本的钱,大年初一下单一台飞傲m9。可惜等到正式开学才到货。

小巧强大,续航时间长,除了卡,没毛病。(人家用的可是智能手表处理器)

Vultr自建KMS竟收到ticket,简直夭天下之大寿。

当时为了碧蓝航线,在模拟考试的间隙,10分钟的小课间,躲在楼道里找Wi-Fi好的地方用iPod touch打演习。甚至因此被某不认识的老师发现。不过好在他没有告诉年级,否则我怕是又要放假了。

不过,即使是我这种回炉玩家,只要认真打,也能打到本服PvP Rank1的嘛。

没错,本屏除了我以外,全都是秃~子!

我大中二社死了。不过啊,我老婆永远是我老婆!

2019.3, 4:

由于某些奇奇妙妙的歪出,我二度退坑舰B:

从此,我的人生开启了新的篇章。(卸得越早,你的人生越美好!)

由于某些奇妙的原因,我得以在晚自习出逃到科技楼。

春夏之交的感觉。

闪耀的灯啊,你想要,照亮谁的前路呢

又是一年省选季,想想一年前,时间过得如此之快。

我为新一届的,即将出征的选手们,献上祝词。

武运昌隆,吗?不过,这一届,还真的是武德充沛呢。

只是,又有谁,向残酷的命运低头呢?命运这种东西,既然存在,不就是用来被斩了的吗?

高考体检,我带着飞傲m9和无线耳机在上午沉迷听歌。体检完被骗回教室,便用班里的电脑传输歌曲,甚至被某数学老师(也是隔壁班班主任)发现。在老师指责我带手机的同时,我倒扣屏幕,挡住按键,说这是移动硬盘,竟然成功活了过去(不得不说国砖真的像移动硬盘,飞傲m11和移动硬盘一起托运的时候安检小哥竟然认为它们都是移动硬盘~)

后来,有人告诉我学校天台门锁坏掉。于是我们,踏上了欣赏风景的道路。

天空之后的地平线

「你说,那片云的背后,又会是什么呢」

「大概,是一望无际的青空吧」

「可是,这和我,又有什么关系呢」

「只是这样想着,悲伤便涌上心头」

「嘛,大概他们,也在这片连绵无际的天空之下,在某个安静的小城镇里,静静生活着吧」

「或许,现在也在,仰望这片天空吧」

消防水箱

中央空调室外机

仿佛,连绵不绝的空间?

天台夜景

车流与路灯,映成光的巨龙。匆忙的旅人啊,你从何处来,又要去往何处。你可曾知道,穿过夜空,在那高高的楼房的屋顶,有一双孤独的眼睛,正在静静注视着你

这次是我带着高一信息学竞赛的几个学弟学妹一起来的屋顶。尽管屋顶的秘密仅在高三几个班内流传,但是,像这种与动漫的世界距离最近的地方,多告诉一些人,总是不错的。

毕竟,马上就要被封闭了呢

沉迷买碟

很久以前下载的《花舞少女》,拷进树莓派,用dlna共享到手机上看。

这真的是初二学的东西?这有何难.jpg

2019.4, 5:

5月的开门黑:由于带吃的进学校,并和门口老师硬刚,我再次被停课。

喜闻乐见啊,又能回家看番推gal了。(不就是检讨嘛?我写不就行了)

趁机推完Steam上某国gal:《Fox Hime》

别说了,胃疼~

听课返校那天恰好有考试,我的考场在某普通班教室。

有人在桌子上我的准考证条上用铅笔写了「你还能来学校啊」。

突如其来的恶意,难度我真的树敌无数了吗?

不是很明白的说。

不过这种人的话,怎样都好吧。

之后又收一批碟:

几个月前买的Urara到货了,话说这是5月15日,此时距离高考还有22天。

一个摸鱼划水混死等吃的人竟然是能到这种成绩?我都惊了

之后就是高考,把东西从学校撤离等等。

当年的OJ服务器,也暂时成为了我的桌面机。

你知道吗?如果能在高中谈恋爱的话,那大概是人生中最宝贵,最难得的回忆吧。在你离开那个纯粹的学校,走入这个世界之后,便再也没有那种真挚的感觉了。

2019年的6月6日,在真正的夏天即将开始的时候,我的夏天,已经结束了。

Fin.

我是Amagi_Yukisaki,失去知性,且不可思议之人。都看到这里了,不妨交个朋友。我的世界的现实感,由大家的故事来填充。


透露出一股死宅的气息(本站游走在宕机边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