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来结束每部作品后都要象征性地写一个简评记录自己的所思所感,但是不知为何总是感觉无从下笔。大概是那件事后,我早已失却「人类的心」了吧。不过,还是要写点东西,全当是一位失智者的胡言乱语吧。

Galgame玩家有4种境界:第一层是代入男主,假装自己正在亲身经历整个故事,此所谓装入容器;第二层是代入屏幕,我只是一个故事的见证者而已,并未真实参与,这样或许能避免一些奇怪的羞耻感,但是可能会因无法亲身经历而感到遗憾;第三种是代入神明,我只是一个无情的观测者而已,具体发生什么与我无关,完全虚无地,不带情感地观测整个故事。第四种是真正作为一个读者:以一种解密的态度来对待整部作品。

对我而言,前两种已然做不到了。因此,只是作为一个没有感情的第三视点,让我们来见证整个故事吧。

Ch. I:

作为共通线的第一章和全篇的开头,本章的主要作用是介绍故事背景和登场人物。

从草薙键一郎的葬礼,到草薙直哉开学,社团活动开始。本章在引出所有人物的同时,奠定了一种「草薙直哉和每个人有不为人知的故事」的基调。

老实说,我并不是很喜欢SCA-自的这种展开方式。好像只有玩家是一个外来者,站在了世界的外面,正如被刻意孤立一般。可能会对第一种类型的玩家造成一定的困扰。即是是没有感情的观测者,也会因为疑惑而感到迷茫的吧。

在故事的精彩程度来说,对比Ch. II,Ch. I只能用「不合格」来形容。

Ch. II:

前半段是不足为奇的生活日常。从宅家做饭到社团活动,直哉的生活轨迹被完整展示在玩家眼前。迷惑的选项接连出现,暧昧的指向使得玩家根本不明白每个选项背后的意义(我甚至不得不去看攻略),加之选项结果并非立即反馈(在后面迷路剧情才会揭示),这严重破坏了正常的游戏体验。

插科打诨性质的荤段子和糟糕发言不断出现,可能合某些人的胃口,也可能会引起部分玩家的不适。看起来只是SCA-自避免玩家过于无聊的一种策略,但实际上是为了吸引玩家注意力,打散其对中心事件的关注,避免玩家提前猜到明石的企划。

后半段迷之少女吹的现身,通过强调其存在的不合常理来暗示整部作品的世界观——这是一个存在诅咒与奇迹的低魔世界,而不是我们所在的无魔世界。此处对世界观的展示,为Ch. III个人线打下了基础。

Ch. II的终末,明石和直哉带领美术部全员参与完成键一郎的遗作——《樱花们的足迹》,前面隐藏于插科打诨中的伏笔得以回收。在被众人的欢愉所感染的同时,我不禁被SCA-自强大的逻辑框架所震撼:为什么他能把看似完全无关的事物,串成一条相互关联的主线呢。

最后,在夏夜祭的烟花中,Ch. II结束,迎来Ch. III。

Ch. III:

本章分为四条个人线,由前面那些十分迷惑的选项决定。

Picapica--真琴线:

这条线我没有玩,咕了。(听说没什么营养?)

Olympia--禀线:

本章的主线为直哉帮助吹寻找丢失的东西——同时也是禀寻回丢失的记忆的过程。

禀在儿时的一场火灾中失去母亲,强烈的自责使得她精神崩坏,将名为吹的人偶误认为母亲。此后其父将人偶强行夺走,造成了禀和父亲长久的隔阂。

而直哉封笔的原因,则是在火灾中,禀的母亲在最后一刻将禀从着火的房间中推出,直哉凭借其从小以来为作画锻炼的,臂力惊人的右臂,拯救了禀的生命,但从此基本失去了右手的知觉。

就在禀回忆起火灾后把人偶当作母亲的事情,住进医院后,长山香奈强行对她讲述了火灾的事情和直哉封笔的原因,试图点燃其自责感(意义不明)。禀羞愧难当,无法面对直哉,擅自跑出医院,前往自家旧址的工地。直哉用尽力气抓住了从建筑上摔下的禀,最终二人得以幸福生活。

由于是剧情锁的第一层,本章并不能透漏太多的信息。因此在玩过本章后,还有许多问题悬而未决——吹到底是怎样的存在?直哉埋下的千年樱的花瓣,究竟引发了什么?这些问题的答案将会在接下来的个人线中一一得到解决。

从写作风格上看,SCA-自在本章采用的依旧是伏笔——联系——展开的形式,结构上类似Ch. II。除了前期日常过于无聊外,中后期描写还是非常精彩的。

何为帮助,何为拯救。难道将当事人一直蒙在鼓里,将问题搁置就是最好的选择吗?还是从一开始就透明地传达全部信息,让当事人自己去进行价值的判断?我想,将禀拯救两次的直哉是最清楚这些问题的答案的。尽管,他为此封印了自己的天才。

Zypressen--里奈,优美:

本章讲述了里奈、优美、直哉在过去和现在的故事,并通过里奈和优美的梦境透漏千年前伯奇和义贞的爱情(尽管与主线无关,但的确是重要信息源之一)。

曾经的里奈饱受对死亡的担忧,为使自己接受死亡而在公园涂鸦着松柏的作品。优美正是被这样洁白而痛苦的里奈所吸引。

直哉从里奈的画中察觉到了死亡的气息,怀着一种侍奉——或是拯救的心情,将作品改变。为此不惜牺牲右手仅存的作画能力。松柏变成樱花,里奈也得以改变,但是直哉,却失去了追寻梦想,最后的一丝机会。

本章中间有一个选项。可以选择进入百合线,还是里奈的普通恋爱线。里奈将自己比作毒蘑菇,将优美比做狼。最终两人走到一起,就是百合线了。

而在普通恋爱线里,优美为了里奈,不惜牺牲自己的幸福。不知该作何评价。总之对于LGBT群体,其追求幸福的道路上依旧充满艰辛。

从写作风格上看,本章大量采用视角切换(其余章节几乎没有)。为此特意标注出当前视角。对于这种写作手法,个人还是比较接受的。尽管人类只能理解线性结构,但从多个侧面进行观察,还是不会造成太大理解困难。

A Nice Derangement of Epitaphs--雫:

本作的重点章节,大概是完成度最高的个人线吧。之前悬而未决的问题,都能在此得到解决。

雫本是中村家人,且拥有伯奇的能力,被键一郎一直保护在身边。儿时的雫没有自己的情感,在天才画家——禀的帮助下,渐渐形成了自己的心。然而,禀在失去母亲后,竟试图用自己神明赐予的具现化能力寻回母亲,雫察觉到这点的违和之处后,觉醒自己伯奇的能力,强行夺走了禀在美术方面的天才,和关于火灾的记忆。此后,禀误把人偶当作母亲,而被剥夺的能力,则逐渐具现化,形成了不可思议的存在——吹。

雫的能力觉醒后,中村家随即展开搜寻。键一郎为了雫的安全,将其带到美国与自己一同生活,病重回国后,把雫交给直哉继续隐藏。然而,雫还是被中村家所发现。尽管中村家允许用钱解决问题,但是键一郎所拥有的9亿日元,距要求的15亿日元,还有很大的差距。

直哉决定造假键一郎不存在的作品,填补金钱数目的缺失。键一郎非常认可直哉的工作——樱七相图中的六作,并为其亲笔题名,书写「墓志铭的美妙混乱」。(本章泪点之一。不过键一郎这个人也太犯规了,为什么死的时候还能这么帅~)

最后,直哉得以和重获自由的雫走到一起。之后就是一大堆日常和HS。(长发雫的HS太色气啦!awsl!)

本章的主题可以说是因果交流。看似完全无关的雫和禀,背后却有如此之多的交集。无论是键一郎的保护还是直哉的奉献,最终都是让本作人物得以团聚的其中一环。人与人之间,基于情感,事物,过去等种种不同的联系构筑起的庞大网状结构,个体与个体交流的因果,共同描绘了,飞舞的樱花之森。(注意:这里已经不是人话了)

Ch. IV:

本章讲述了故事的开端——键一郎与水菜的恋爱故事。

从键一郎故事中,我们得知了中村一家对伯奇的执念,水菜和蓝被改变的命运,键一郎前往美国,拼命赚钱的原因,校长对直哉等人一贯照顾的理由,以及记忆之外的黑道大战,中村家族的没落等等。故事的背景到此算是补完。在此之上,我们将看到SCA-自对人生、对哲学的剖面。

这里分析一下时间线,夏目宅对峙时中村家说上一个伯奇诞生于1888年,夏目婆婆当时92岁,与她年龄相近。则对峙发生于约1980年,按照20+年后直哉进入高三,那么《樱之诗》的故事前三章应发生在2000年左右,而VI章发生在2010年左右。向后推移4年,恰是2004,2014,大致游戏是原定发售时间和真实发售时间的前一年。这里我不禁思考:V章和VI章所间隔的10年,是否正是在暗示《樱之诗》跳票的10年呢?

Ch. V:

可以说是错过一切吗?

从Ch. V开始正式进入本作TE的展开。前面4条个人线的糖已经吃够,那么现在是时候开始喂药了(大雾~)。

Ch. V从直哉假期后第一次开学,参观壁画开始。这里直哉成功地错过了美术部的所有女孩子,因此在翘课观赏壁画时,只有奇迹的造物——吹与之相伴。

此后,直哉在长山香奈的死缠烂打下,被迫接受自己已陨落为凡人的事实,并寻求改变。他选择在长山香奈的裁判下与美的具现化的化身——吹进行比试。在夜晚的泳池这一巨大的画布上,吹作出了惊人的立体图案,而直哉则用散点彻底改变色彩的漩涡。比试以直哉获胜告终。最后,直哉决定创作作品,与夏目圭一同参加穆尔展。

两人双双获得提名,直哉落榜,圭则获得了当场发布会的最高奖项。然而,就在颁奖典礼进行的同时,迟迟未到场的圭在路上车祸住院的消息传到了直哉一行人那里。

夏目圭的不幸去世令直哉痛不欲生。同时,这场事件也让御樱禀取回了自己的记忆和居住着神明般的具现化能力。最终,她的作品破例参赛,获得了与草薙键一郎相同的奖项。

御樱禀带着圭的梦想和直哉的牺牲,义无反顾地在美术的道路走下去。而直哉则在痛苦中,继续着自己的生活。

草地对话,可以说是本作精神内核的精髓。秉承着古典式认知的直哉和浪漫式认知的禀,观点注定不能吻合。但观其表现,随心所欲的直哉反而比恪守规律的禀更像是浪漫主义者。平凡的天才展现才能,真正的天才忘却才能。光彩照人的禀和低调隐忍却又充满天赋的直哉对比,高下立判。直哉可以凭借自己的性情进行创作,甚至放弃署名也不足吝惜;而禀却只能如同发条人偶一般,不知疲倦地将神明赋予自己的美的才能输送给这个世界。

这里我们可以看出,才能有时候也不一定是一件绝对的好事。天才能带来创造力,但也能束缚创造力,乃至限定一个人的人生道路。而凡人,虽然可能仅仅是介于天才和常人之间的凡人,也可以凭借自己的努力和意志,过上自己选择的生活。沉淀与隐忍,大概也是这里想要表达的主题吧。但是,为什么,哪怕是没有心的玩家,也会感觉到一丝痛楚呢?

(你也丢下男主追求自己的梦想去了?下一作新岛夕接手,怕是又要?星奏禀,给爷爪巴)

本章中间有一个选项,如果直哉认为自己为了救助那些女孩子献出一切是错误的,则会进入蓝线。这条个人线很短,只有一个HS和一小段对话,甚至连ED也没有。看起来完全是为了充数(怕不是本作最后的糖了?)。(蓝姐姐那么帅气你怎么能……)

在这个选项如果选择「我不知道」,则会进入TE。直哉真的不知道吗?不,他知道,他其实从来没有过后悔。只是现实的一次次打击,让他过于痛苦罢了。

可是,如果换做屏幕前的玩家,真的会做出和他一样的选择吗?不一定,甚至不可能。至少没有心的我,绝对不会选择从三层楼高度接住一个数十千克的重物(这个我想任何一个稍微有点物理学常识的人都不会)、为了一个不认识的女孩子牺牲自己追求梦想最后的机会,或者为了一个认识不久的女孩子进行数亿日元的骗局。哪怕我拥有回档级别的能力(什么?回档?哪怕是能为所欲为!)。这也是galgame作品理想化的地方——理想化地定义善恶和人物的行为,而不考虑物理法则?国家法律?这种世界之外的东西。「对现实失望者能从中获得幸福」,大概就是这个道理吧。

Ch VI:

本章发生在故事主体10年后,此时直哉已大学毕业并进入母校以外聘身份任职。

主要讲述了壁画《樱花们的足迹》遭涂鸦又被直哉以天才般的方式升华的故事。

在本章中,直哉早已从当初的天才艺术家沦落为了普通教员,每天为最基本的生活琐事所烦恼。个人认为樱之诗VI章渲染了一种焦虑:一种错过所有机会,失去所有女孩子的焦虑;一种空巢青年,孤身一人的焦虑;一种一无所有,丧失一切的焦虑;一种生活在别人和过去的自己阴影下的焦虑;一种曾经闪耀,现已零落成泥的焦虑。

直哉的确像快乐王子。但是当快乐王子为了别人的幸福献出一切后,自己的心却碎了。

这大概就是扶她自的一种恶意,一种直击玩家痛点的恶意。直哉那么优秀的人,那么完美的环境尚且变成那样,那屏幕前那些不值一提的凡人,又能怎样呢?

所以推玩VI章,我十分难受。就像吃了苍蝇般难受,恶心。一半是对屏幕前的自己,另一半是对这个失去希望的世界。

rm -rf ~


透露出一股死宅的气息(本站游走在宕机边缘)